bet36体育官网

名师点评|钟祥彬:我手写我心,打造诗与思结合的作文。

  发布时间:2019-02-25 09:01 分类:教学动态 发布单位:晋江市第一中学 点击量:313   【公开】


名师点评|钟祥彬:我手写我心,打造诗与思结合的作文。



名师点评|钟祥彬:我手写我心,打造诗与思结合的作文。



本期名师

钟祥彬,晋江一中高中语文老师,福建省语文学会会员,大学先修课(cap)《文学写作》专职教师。从教二十载,与诗书为朋,藏书万卷,曾被评为泉州市首届“书香教师”,近年来指导学生在全国创新作文大赛、新概念作文大赛中获各级奖十数人。作品散见于各类报刊。


落诗雨

蔡晶颖

我原是九万米高空的一簇云,突然遥远之境传来诗谣,感觉身体酥麻麻的,瑟瑟颤抖,好像被寒风熊抱一阵,身体急剧变冷、变潮,亮亮的小冰晶孕育出来。

不知所措。我开始下降。近了,近了。那诗谣也越来越清晰。

巫,摇着铃铛,呜啦啦地唱歌,身着蓑衣赤着脚,在台子上踢踏。地上红的、黑的字符,扭曲着、嚣张着。瓦罐器皿,禽物之首,堆叠交错,血腥味凝重。我之将至,带来一两道霹雳,匍匐的人群躁动起来,一遍遍地朝天磕拜:

“琴瑟击鼓,以御田祖。以祈甘雨,以介我稷黍,以穀我士女……”

让我身子酥软的,就是这些美妙的歌谣啊。我是年轻纯净的雨,被“巫”召去浇灌庄稼。那时的土壤,酸酸咸咸甜甜。及太阳神召唤,我才不慌不忙地蒸腾上去,做我的云儿。

绵软的歌谣勾了我的魂,好想落下去听个够。人儿关注到了我的存在,他们惊恐的、扫兴的、兴奋的眸子里,映出一个个我。夸我“山色空蒙雨亦奇”,他们微笑着;又说“愁云淡淡雨潇潇”,表情沮丧……直到我在山间戏弄游人时,有人吟唱着“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”。我温柔地落在他肩头,他笑盈盈地往前走。

我的突然造访,和他同行的人慌乱找雨具、找山洞躲雨。他只轻轻地笑了,信步向前。难得啊。见惯了因我的偷袭而惊慌失措的人儿,只些贪玩小儿不着急躲我,他们仰着脸,让我住进他们亮晶晶的眸子里。

他吟唱“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……哈哈,雨至,未至,何妨呢,诸位,赏雨吧!”

我惊动树叶,淅淅沥沥,前仆后继。那是我的乐章啊,我的舞台。松林间、白石上、瓦房顶、石板路……都是我绝妙的乐器。

等人们撑起伞来,从轻轻嗒嗒的一声“噗”,伞叶震动,滑落边沿。犹忆,曾在伞下遇过一位姑娘。她清瘦,脊梁很直,湖蓝色的衬衫贴在背上,墨色长裙过膝,露出一小节洗净的莲藕般的小腿,让我想起荷花的气息。

女孩身后,一个书生模样的人,并未打伞,痴痴地看着姑娘,手上书卷沾湿,不敢大大咧咧看人家,我又飘下来,映见他眼里的姑娘。

后来,那条青石板路传出了一首美丽的诗,人们常念起:“彷徨在悠长、悠长、又寂寥的雨巷,我希望飘过,一个丁香一样的,结着愁怨的姑娘……”

数千年,我奔赴于一场又一场的雨季,见惯高空与人间。每每听见人们念起那些诗谣,总是有种欣喜的情愫,我仿佛能听见,那些诗句在我的体内,细细密密地骚动。

名师点评

雨作为中国古典诗词的常见意象,诗词在“雨”的润泽下焕发蓬勃的生命力。文章以寓言的形式巧妙地将《诗经》远古众巫祈雨,东坡的人生之雨,戴望舒的朦胧之雨串联……穿越时空,雨在诗歌中穿梭,人在“诗雨”中流转,诗意在雨中留传。

父 亲

郑平

父亲站在教室门口,轻轻的喊了一下我的小名。我没有抬头,只是放下笔,合上书,走了出去。对父亲的到来,我是很惊奇的,同时也很讶异自己为何会表现得如此平常。

一直都以为父亲不关心我。是的,论学习,妹妹不知赶超了我多少倍;论机灵,我似乎永远都像个闷葫芦。每次回家,经常会看到父亲与妹妹聊天,虽说只是聊些校园琐事,但却也能勾起我那面无表情下的醋意,此时的我会拿着书默默走开。过会儿,就会听到父亲说:“瞧,你姐都在学习了,你也去吧。”妹妹便嬉笑地走开了。而且,妹妹的字极好看,她获得了好多的奖状。父亲为此非常骄傲,他经常给老妹指点,还时不时的夸赞她。唉……我却没有遗传到老爸那优良的血统,字写的一塌糊涂,母亲说“就像小学生的字。”因此,在偶尔需要代替家长签名时,老妹总是一挥而就写下父亲的名字,而我,只能偷偷地签下母亲的姓名。有段时间,我也曾下定决心练字,可父亲却对我说:“你别练了,字体风格是很难改变的。你的字只能往工整的方向发展……”为此,我记恨了他好久……

“好些了吗?你妈让我给你送些药。”父亲指了指手里唯一的提袋说到,从父亲的话语中我回过神来。

“里面有橘子和梨,有空多吃几个啊!快考试了吧,赶紧回去学习吧!”

语言和动作都像是排练过似的,那么连贯。说完,转身离去……

也不知是由于什么原因,父亲每次来校找我,我的内心就会涌动出一股莫名的感觉,谈不上内疚,但绝不是开心。当然,母亲是不能来的,她晕车,亦不认识路。因此每次有什么事,都是父亲跑腿。我敢说,这事儿是让父亲很不习惯的。毕竟,我初中是那么独立,以致初中生涯他一次也没有去学校看过我,家长会都是妈妈来的。高一新生入学,也是我独自一个人。高中了,总觉得自己长大了。有时候,父母有事也会和我商量。为此,我也经常是带着有能力的样子与他们谈论。我不喜欢麻烦父母给我做什么,也不习惯……

父亲对我说的话是很少的,每次归家,只对我说一些他认为很有必要的话。也许是因为我长大的缘故吧。他只是叮嘱母亲多做些好吃的给我补补,抑或不声不响地把买的水果放在我书包旁以防我忘记带,再者就是命令我多带钱并撂下不会来校专门为我送钱的话……我也会埋怨饭菜太过油腻,父亲装的水果太过于沉重,抑或毫不客气的接过他手里的钱……

父亲总共来校看过我三次。每次我都作文以记之,老妹不解。殊不知情感是微妙的,每次笔锋触及“亲情”总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……

父亲老了。

我长大了!

名师点评

文章没有惊心动魄的叙事,通篇给人贴切亲和之感。作者旨在如实记录父亲看望我的经历。看似平淡而琐碎的事件,因了作者真情的注入,传达了爱是双向之爱,让读者真切感受到父亲爱的光辉。爱很真切,事也真实,惟其真实,所以动人!

名师点评|钟祥彬:我手写我心,打造诗与思结合的作文。



名师指津

作文是情感,是思想,是尊严,是成长。多读,多写,多悟,我手写我心,打造诗与思结合的作文。

名师点评|钟祥彬:我手写我心,打造诗与思结合的作文。


分享到:

关闭

扫码登录更安全

空间登录

手机扫码,安全登录

二维码已失效 请点击刷新
请打开扫一扫登录

手机扫码,安全登录

扫描成功!

请在手机上确认登录

取消二维码登录